凌九

Don 't know. Don 't care.

终生制审神者01

01
  羽生,是我通过时之政府审神者转正后的名字。

  每一位正式上任的审神者都会在时之政府的总部办理交接手续,取一个新名,代表和之前的现世生活划开界限。

  现在是时之政府和时间溯行军开战的第506年,刀剑男士和审神者以及现世之间的种种规定早已完善,听说以前还常常有本丸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的审神者与刀剑男士关系破裂而损毁,其中不乏战绩优秀的本丸,给本就战力不足的时之政府白增许多不必要的损失,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我上任接手的本丸是一座战力和工作制度已经基本充足完善的本丸,也就是说,我并不是这座本丸的第一任审神者。现在政府本着对刀剑的人道主义和节省资源的考虑,新上任的审神者中有三成接手的都是二任或三任的本丸。

  我的现任本丸,编号10159,前任审神者上任九年后随初始刀陆奥守战死沙场。

  今天是我正式转正审神者后的第60天。


  坡上的万年樱已经盛开了,少见的,今天树下的秋千边没有短刀们的身影。

  近侍山姥切,半张脸罩在白色的斗篷下,明明看着很是破旧的样子,靠近了却能闻到些微的皂香。

  “这次的月结报告真得多谢山姥切,帮大忙了。”我把整理好的文书交给狐之助转送,接过山姥切提前准备好的茶水。

  山姥切算是我的半个初始刀。因为上把初始刀陆奥守的战死,我在新本丸的工作并不算顺利。没有初始刀的协助,和上任近侍长谷部的相处又十分苦手。

  我一个普通人,即使通过了审神者的培训和测试,还是无法一下子和四十几位刀剑男士磨合,更不用说马上掌握并根据他们的各个优势长处来安排出征当番等事项了。虽是文科专业,但对战事分析报告也是一窍不通,一次两次还好,如果一直让长谷部来撰写提交的话,也太说不过去了。

  当第一轮番近侍结束后,我下令让山姥切作为我的正式近侍。

  “说起来,万年樱都盛开了,反而没见到平时爱玩的短刀呢。”

  我看向山姥切,他把茶壶轻稳放下,视线向窗外移去。

  “主上不用太过在意,只是,上任审神者是在满樱之时传来殉职消息的。”

  听山姥切的语调,仿佛是在说着今日天气不错适合散步一样,实在很难想象。大概在我离职之后,他也会这样在新任审神者面前提起我吧。

  “是嘛。”我无意义的应和了一声,也没继续追问山姥切这个话题。

  关于上任审神者,我并没有多大兴趣,只从政府交接资料上大概知道是位叫日向的三十多岁男性。我对殉职而非离职的审神者抱有敬意。政府并没有规定强制每位审神者上战场,文系审神者可以在本丸做幕后指挥,只是若审神者随同刀剑一起上战场,可以大大提高战力和效率,刀剑也能更好发挥。

  现在这个年头,上战场的审神者已经很少了。我也无意为了超越日向在刀剑心中的位置而把自己毫无防备的推向战场,给刀剑徒增负担。

  不论怎样,我是无法取代日向的。



  “主上”

  我被山姥切突然的呼唤扯回,手上的杯子倾斜到几乎要流出淡绿色的茶水,我立即放下茶杯。

  陶器与木桌相碰发出一阵轻鸣,小指指尖急促的点落在冰凉的桌面。

  我几乎是全身颤抖了一下,并不明显。抬头入眼的是山姥切金色的发丝和白皙到不似常人的清秀面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