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九

不想绑定手机:(

终生制审神者01

01
  羽生,是我通过时之政府审神者转正后的名字。

  每一位正式上任的审神者都会在时之政府的总部办理交接手续,取一个新名,代表和之前的现世生活划开界限。

  现在是时之政府和时间溯行军开战的第506年,刀剑男士和审神者以及现世之间的种种规定早已完善,听说以前还常常有本丸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的审神者与刀剑男士关系破裂而损毁,其中不乏战绩优秀的本丸,给本就战力不足的时之政府白增许多不必要的损失,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我上任接手的本丸是一座战力和工作制度已经基本充足完善的本丸,也就是说,我并不是这座本丸的第一任审神者。现在政府本着对刀剑的人道主义和节省资源的考虑,新上任的审神者中有三成接手的都是二任或三任的本丸。

  我的现任本丸,编号10159,前任审神者上任九年后随初始刀陆奥守战死沙场。

  今天是我正式转正审神者后的第60天。


  坡上的万年樱已经盛开了,少见的,今天树下的秋千边没有短刀们的身影。

  近侍山姥切,半张脸罩在白色的斗篷下,明明看着很是破旧的样子,靠近了却能闻到些微的皂香。

  “这次的月结报告真得多谢山姥切,帮大忙了。”我把整理好的文书交给狐之助转送,接过山姥切提前准备好的茶水。

  山姥切算是我的半个初始刀。因为上把初始刀陆奥守的战死,我在新本丸的工作并不算顺利。没有初始刀的协助,和上任近侍长谷部的相处又十分苦手。

  我一个普通人,即使通过了审神者的培训和测试,还是无法一下子和四十几位刀剑男士磨合,更不用说马上掌握并根据他们的各个优势长处来安排出征当番等事项了。虽是文科专业,但对战事分析报告也是一窍不通,一次两次还好,如果一直让长谷部来撰写提交的话,也太说不过去了。

  当第一轮番近侍结束后,我下令让山姥切作为我的正式近侍。

  “说起来,万年樱都盛开了,反而没见到平时爱玩的短刀呢。”

  我看向山姥切,他把茶壶轻稳放下,视线向窗外移去。

  “主上不用太过在意,只是,上任审神者是在满樱之时传来殉职消息的。”

  听山姥切的语调,仿佛是在说着今日天气不错适合散步一样,实在很难想象。大概在我离职之后,他也会这样在新任审神者面前提起我吧。

  “是嘛。”我无意义的应和了一声,也没继续追问山姥切这个话题。

  关于上任审神者,我并没有多大兴趣,只从政府交接资料上大概知道是位叫日向的三十多岁男性。我对殉职而非离职的审神者抱有敬意。政府并没有规定强制每位审神者上战场,文系审神者可以在本丸做幕后指挥,只是若审神者随同刀剑一起上战场,可以大大提高战力和效率,刀剑也能更好发挥。

  现在这个年头,上战场的审神者已经很少了。我也无意为了超越日向在刀剑心中的位置而把自己毫无防备的推向战场,给刀剑徒增负担。

  不论怎样,我是无法取代日向的。



  “主上”

  我被山姥切突然的呼唤扯回,手上的杯子倾斜到几乎要流出淡绿色的茶水,我立即放下茶杯。

  陶器与木桌相碰发出一阵轻鸣,小指指尖急促的点落在冰凉的桌面。

  我几乎是全身颤抖了一下,并不明显。抬头入眼的是山姥切金色的发丝和白皙到不似常人的清秀面庞。

刀剑乱舞近侍曲搞的我精尽人亡

乱打tag的我hhhh#  想开一个正经的系列坑,需要狂补各个刀剑历史然后推测完善刀剑性格,每振一篇,先写他们的历史渊源,然后接一段来到本丸后的小故事。要死要死,半夜听他们的近侍曲搞的我各方面精尽人亡又亢奋的不得了(咦,哪里不对)总之,你们都是磨人的小妖精!!!长谷部你还是加强版的!!!

【刀装问答】关于婶婶想纹身这件事

                   
【刀装问答】【压切长谷部】关于婶婶想纹身这件事

废话不说,切入正题→go→

长谷部,我把你刀纹纹在身上怎么样?
金(突然开心)

纹在胸口?
银(可以的意思吧)

纹在脚踝?
绿(不行吗,为什么脚踝不行QAQ)

嗯……大腿内侧?
绿(嗯,我家长腿部大概很正直,其实婶婶很想纹大腿内侧,色气笑hhhh)

好吧,那我纹锁骨了。
金(嗯??! 比起胸口还是更喜欢锁骨吗?)

等一段时间我就去纹,好不好?
绿(为啥就不开心了?)

额,明天就纹?
金(男人心,海底针,但是我最近真没空啊)

最早一月末,就等一会呗~
绿(试图讨价还价,没成功)

……咳咳,我纹左边锁骨上?
金(成功转移话题w)

右边锁骨?
绿(原来是喜欢左边锁骨嘛,长腿部,看不出来啊)

好吧,那就左边锁骨,我会尽早纹的。婶婶得去干正事然后早点睡觉了~拜拜~
银(虽然不爽拖延纹身的事情但还是尽责的恭送婶婶hhhh)

总结:
会在今年的最后一天玩刀装游戏的我活该单身啊:D
耿直到没朋友hhhh

午睡前泡脚的时候突然从5-4跳出来的鹤球,真是吓了我一跳啊,这孩子好调皮耶。

【刀剑乱舞 压婶 碎刀】长谷部,尽随主愿。

【刀剑乱舞 压婶 碎刀】 长谷部,尽随主愿。

注意:这是一篇练手的试图暗黑但是毫无表现力的ooc压婶渣短文_(:_」∠)_见谅

1.长谷部不是审神者的初锻刀,但近侍的位子自从他来了之后就一直由他担任,除了他出征的日子,从来没有变过。

2.审神者一开始见到长谷部的时候为他的入手词吸引,就破例把当天的近侍换成了刚锻出的长谷部。
果然是一把尽随主愿的好刀呢。
审神者看着煤灰色发近侍的头顶这样想到。因此也大方应允了他提出的唯一请求,顺手抹去了他的压切之名。
“以后,你就是我的长谷部了。”
审神者对着面前作臣服姿态,半躬下腰的付丧神笑着说道。
“尽随主愿。”

3.最近与时间溯行军的战事愈发激烈,仅凭现有的审神者和刀剑男士的战力已经有些难以招架了。
时之政府发掘身具强大灵力并且品行资质足以成为审神者新人的速度远远抵不上时间溯行军数量爆发式增长的速度,更何况还要加上突然出现的另一队强大敌人,检非违使。
战场前线不断负伤来不及及时治疗修复就要继续投入下一场战斗的刀剑男士和灵力加速消耗的审神者,时之政府如果不能尽快解决这种矛盾和消耗,那么迎来的不仅是战场大势上的不断失利,还有自己麾下审神者和刀剑男士的愤怒、失望,甚至叛变。

4.时之政府最近经常发出限锻、战力扩充的活动,其次数之频繁和时段之长久,让对集齐全刀本毫无兴趣和动力的审神者也有了一丝波动。

5.“今天日课三振刀剑锻造已经完成,分别是压切长谷部,大俱利伽罗,宗三左文字。政府又推出了天下五剑之一数珠丸贞次的限时锻造活动,请问主公是否需要追加今日的刀剑锻造数量。”长谷部一如往常尽责的向审神者汇报着。
“巴形的限锻昨天才刚刚结束,今天又来了一振天下五剑么。长谷部,你觉得呢?”
审神者从一堆加急待处理的公文中抬起头,左手拖着下巴看向今天也闪闪发光的近侍。
“主公,现在您的本丸刀剑数量是37振,练度都超过同期其他本丸,但是前线部队损耗频繁,以本丸现有刀剑数量无法及时填补战力空缺。现在修复室除了三位中伤正在治疗的刀剑男士,还有两位正在等待空位治疗。”
“那就再锻三把,往后日课刀剑锻造数量加倍。”
“尽随主愿”
“长谷部” 审神者叫住近侍,看着他因为动作被打断而在空中扬起的煤灰色短发。
“是”
“巴形限锻期间你天天给我锻压切长谷部就算了,毕竟听其他同僚说你们天性不合。这次数珠丸限锻结束,如果你锻出的压切长谷部超过五把,我就……嗯……。”审神者摩挲着下唇静默了一会
“我就再召唤一把新的压切长谷部作为替代战力。”
“尽随主愿,主公。”

6.“压切长谷部,带新来的一期一振去熟悉一下本丸,把他安排到粟田口短刀旁边的房间。”
“拜领主命”

今天的审神者也在成堆的公文里忙的不能抬头。

7.“本丸的樱花已经多久没开了?”
“三年三个月二十三天,主公。”
“等会去换个春景,明天短刀都不用出征,再加上一期,鲶尾,骨喰。按刀派轮流给刀剑们休息一天。”
“尽随主愿”近侍抚了抚审神者在自己膝上睡乱的黑发,伸手要拿起一旁摘下的手套,半途被睁开眼的审神者拉回。
“长谷部,等会再去。”细碎的,毛绒绒的光洒在近侍灰色的瞳孔里,审神者就这样望着眼前的脸,又渐渐闭上了眼。
门外是久久不曾敲门的,来汇报今日战绩的紫色神父装付丧神 。

8.今天是来派刀剑轮休,爱染和萤丸半拉半扛着明石到本丸最大的樱花树下。嫩绿的草地上已经铺好了餐布和精心准备的茶点。
审神者靠着窗台伸了个懒腰,迎着照入的阳光捂着嘴打着哈欠。
“主公,烛切台托我送来了茶点。”
“嗯,放桌上吧。”
视线略过审神者眼角快要溢出的泪液,紫色神父装的付丧神收敛双眸,半跪后起身又行了鞠礼退下了。

9.“烛台切的手艺最近又精进了不少啊。”
本丸的樱花已经连续盛开了三个月,其姿态与第一天相比没有丝毫逊色,甚至隐约有超过当日之姿的势头。
万年樱下几个粟田口的短刀正在嬉笑着玩耍。
审神者泯了口花茶,拿起另一块玫瑰饼咬开细细咀嚼着。
唇无脂而艳。
付丧神闻言些微勾起了嘴角。

10.时间溯行军大势已去,如今的本丸又添了26振新刀,现有共63振刀剑,基本都已满级。
参战至今,本丸的战绩一直不错,战场碎刀的败绩也只发生过一次。
这场战争,终于也快到了要结束的一天。
或许是稍微空闲下来的原因,审神者最近气色格外的好,因为总是和近侍在一起,身上沾染的神力也越来越浓。
“长谷部,到我身边来。”
穿着红白正装的审神者站在盛开的万年樱下,一早精心描眉染唇后的脸在一片春色的映衬下格外娇艳。
“拜领主命”

在不被阳光照射的背面,万年樱根系处埋着一振碎成两截的刀剑。

_(:_」∠)_

这里解释下,婶婶喜欢一号长谷部,两情相悦的那种。二号压切是做战力补充的,从来没有让二号压切做过近侍。
后来二号压切黑了,把一号长谷部弄个半死抢了一号神格占有了“长谷部”这个专属一号的名字,并且假装是自己(也就是二号)在战场上战死碎刀了。
然后伪.一号压切把真.一号长谷部的血肉还有自己的做成吃的一点点投食给了婶婶。婶婶就可以活的更久,和自己的联系更密切,陪着伪.一号压切“幸福”长久的牵手生活下去了。万年樱下的碎刀是伪.一号埋的。   emmmm这个幸福之所以加引号,是因为真.一号惯用尽随主愿,而二号惯用拜领主命,所以最后算是露馅了:D婶婶大概会发现吧……反正之后结局没写hhhh